中文 | English

煤炭、粗钢、水泥等均表现出“去产能”的好转迹象。投资增速继续下滑,达到了2000年以来的历史最低,且制造业、房地产和基建三大类投资普遍低迷。消费

字体大小AaAa

董事长致辞

如污水、固废、新能源、地铁、铁路等,项目的还款期都是十年甚至二十年。不少国家依赖银行体系为绿色项目提供融资,但银行系统会受到期限错配的制约。

●由于对绿色金融产品缺乏界定,不知道哪些是绿色项目或绿色资产,即使想投资这个领域,也很难识别投资标的。以绿色信贷为例,全球仅有三个国家有明确的定义。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27日在出席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及旗下北方新金融研究院联合主办的首届“天津绿色金融论坛”时表示,全球许多国家都需要大规模的绿色投资,以应对环境和气候挑战,但是目前的绿色投资远远不能满足投资的需求。他归纳了全球绿色金融发展面临的五大挑战,并从四方面提出了应对挑战的措施。

当前绿色投资远不能满足投资需求

马骏介绍说,作为2016年g20主席国,中国将绿色金融纳入g20议题,并推动建立了绿色金融研究小组,研究如何推动各国根据自身特点发展绿色金融,提高全球金融机构的绿色化程度和资本市场向绿色产业配置资源的能力。2016年7月,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向成都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提交了《g20绿色金融综合报告》。

在这个过程中,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做了一系列工作。首先,研究了为什么要在全球范围内推动绿色金融。和中国一样,全球许多国家都需要大规模的绿色投资,以应对环境挑战和气候挑战。目前实际发生的绿色投资远远不能满足投资的需求。

从绿色信贷规模来看,目前全球仅有三个国家有正式的绿色信贷统计,中国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是巴西和孟加拉国。绿色信贷在中国占全部贷款余额比重是10%、巴西是10%、孟加拉国则是5%;从绿色债券市场的规模看,目前“贴标”的绿色债券占全球债券不到1%。从绿色资产的规模来看,虽然目前全球没有完整统计数据说明机构有多少投到低碳绿色的资产中,但是在部分有统计数字的国家,如澳大利亚,只有2%-3%的机构所持有的资产是“低碳资产”。

全球绿色金融发展面临五大挑战

绿色金融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当务之急是,搞清楚绿色金融发展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并提出应对挑战的措施。马骏认为,绿色金融面临五大挑战。

一是绿色项目外部性的内生化问题。举个例子,一个清洁能源项目的效果是降低空气污染,因此周边300公里之内的居民都能够受益。但这些受益的居民没有给这个项目付钱,所以这个项目的正外部性就没有被完全内生化,使得这个项目的收益率不是很高,很可能低于私营部门所要求的收益率。因此,私营部门不太愿意参与这种正外部性没有被内生化的绿色项目。

过去几十年,各国用了很多办法来应对外部性的问题。比如直接给项目补贴等财政手段,或使用监管手段限制污染项目,倒逼金融机构把更多资源投入到绿色产业。但最近十几年,我们发现金融领域当中其实也有很多可利用的手段来帮助将绿色投资的外部性内生化。比如可以对有一些绿色项目进行贴息来降低其融资成本,从而提高其收益率;为绿色项目提供担保,降低其风险溢价,从而降低其融资成本、提高收益率;或者通过ppp的方式,把周边地区收益率较高项目与收益率不高的绿色项目捆绑运作,提高的整体回报率。

二是绿色项目的期限错配。绿色行业中很多是中长期项目,如污水、固废、新能源、地铁、铁路等,很多项目的还款期都是十年甚至二十年。很多国家依赖银行体系为绿色项目提供融资,但银行系统会受到期限错配的制约。比如,中国的银行系统平均负债期限只有六个月,所以其能够提供中长期贷款的能力非常有限,这。

从无缝钢管行业变化看管坯